《乡下人的悲歌》:底层身份及其超越可能

□ 本刊特约评论员 林颐   2017-08-04 23:05:49

定价:39.80元作者:[美] J.D.万斯译者:刘晓同/庄逸抒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年4月

“身份”是一个标签。一旦降生某个家庭、某个地区,你是乡下人,还是城里人?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你是底层、中层,还是上层?身份如影随形。终其一生,或能改变,而这改变的过程,通常是一曲悲歌。

对于J.D.万斯和他的家族,聊可欣慰,改变已经开始。这个1984年出生的乡下男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写了一部感动全美的畅销书——《乡下人的悲歌》。很多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认为他是“美国工人阶层的代言人”,并用此书解读“特朗普为什么会赢”。

特朗普为什么会赢?这个问题很复杂,本书并不足以解释。能与之相联系的,我想,是美国民众普遍的厌倦情绪,他们厌倦了精英政治,厌倦了这么多年凝滞不变的生活。他们希望多一些改变的可能。这种可能,或许来自于特朗普,或许来自于和万斯一样的故事。

这是一部家族传记,纵贯祖孙三代的生活。故事从1940年代开始,肯塔基州的阿巴拉契亚山区的杰克逊村庄,一对初尝禁果的少男少女,打算私奔离开家乡。接着,他们在俄亥俄州的米德尔敦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后来,怎样了呢?

本书绝非励志者的传奇,它是一曲忧伤的老情歌,轻轻地流淌,唱给自己,唱给亲人,唱给过去的岁月。阿嬷、阿公、阿姨、叔叔、姐姐,还有最重要的妈妈,每个人都长期地与生活作斗争,与贫穷、酗酒、暴力、愚昧、毒品对抗,时而淹没,时而沉浮。J.D.观察着,感觉着,琢磨着。他意志坚韧,得以幸免下坠。因他尚有阿嬷的庇护,此外,即便沉醉酒精的阿公,或嗑药上瘾的母亲,在某些清醒而归返的时刻,他们亦有温情的表现。生活的重担沉沉压在心上,宣泄愤怒往往冲着亲人,悲凉莫过于此。然而,翻转硬币的另一面。彼此的舔舐传达暗夜的微暖,抽离所有积怨,治愈那些过往的、现在的以及未来的伤痛。

撕裂的伤口,呈现的不仅是家族的创痛,也是城乡分裂的沟壑。每个人灵魂深处都烙印着对农村旧式生活的刻痕,在那里,人的所有需求,包括物质和情感,都可以通过比较简单的、直接的方式得到满足。那种方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或者更早的时候,就逐渐从美国消失了。米德尔敦是一个可以提升社会层次的地方,这里的飞速发展要求把旧思想、旧观念和旧习惯都抛诸脑后,萎缩的乡村和膨胀的都市,两者的巨大差异,加深了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的漂泊感。

J.D.万斯是这个城市移民家族的第三代,他的亲人们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缩窄了文化的鸿沟,最终借助教育达到了身份的跃升。它是一种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完美统一。J.D.并非从小就有奋斗意识的有志青年,直到高中都还是经常逃学的学渣,他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间,后来参加了海军陆战队,随着阅历的开阔他才升起了求学之心,耶鲁大学以其开放性的教育思维和独特的选材眼光同意了他的入学申请,并以高额奖学金帮助了这位普通的贫困学生。这是一个有意义的美国神话。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乡下人的悲歌》:底层身份及其超越可能